当前位置:企业要讯
  滴滴顺风车下线一周年:箭在弦上 如履薄冰  
   
  发布时间: 19-08-27 09:36:36am     
         
 

     在这个特殊时刻,滴滴又变得谨慎而沉默。

  去年827日,两起恶性事件后,滴滴其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。迄今,依然没有上线时间表。

  不过, 相较于去年的如履薄冰,进入20194月份后,滴滴顺风车多次对外发声,不断试探,对外释放出“开张营业”的信号。

  据知情人士透露,过去一年,顺风车一直在做产品迭代。今年年初,顺风车团队进行人员优化,从原来的300多人?#36739;?#22312;的200多人,整体规模减少。

  但?#21069;?#20840;人员从过去的十几人增加?#36739;?#22312;的50多人。

  滴滴顺风车下线的一年,也是滴滴内部进行调整的一年——这期间,滴滴进行了多次的组织框架调整,ALL IN安全。

  大半年的休整后,程维、柳青等滴滴的核心管理层用相对开放的姿态再次走上台前。尽管如此,一年后,这个曾是滴滴主营收部门的产品始终没有上线。

  这一年之中,滴滴估值下降、老股东抛售股权?#28982;?#28040;息不绝于耳;也是在滴滴顺风车缺席的一年中,高德、曹操出行、首汽约车、哈啰出行等玩家伺机进入这个市场,摩拳擦掌。而如祺出行、享道出行、T3等背靠传统车企的出行平台也不断出现,也企图直接分食滴滴网约车市场。

  据某位曾经看过嘀嗒这个标的的投资人透露,嘀嗒的顺风车日订单直接翻了6倍,达到70万,嘀嗒已实现盈利。

  滴滴仍需要顺风车这个业务,但面临监管与舆论,尽管数次试探,曾经这个市场的老大,依然在等待重新上线顺风车的机会。

  顺风车折戟

  “怕,就是怕,就是怂。”在滴滴顺风车在下线325天之后,在一次媒体开放日上,柳青直言了滴滴顺风车业务迟迟未能上线的原因。

  “可以非常坦然的跟大家讲,我们比较怂的,在这件事情(顺风车)上,我们内心有这么多纠结,这么多彷徨,谁那?#22823;?#23450;就能推出一个100%安全的产品。谁愿意?#21051;?#26080;数人骂你黑?#27169;?#36825;么大的心理压力,是为什?#27425;?#20204;等了这么长时间的重要的原因。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害怕。”在现场,柳青甚至一度哽咽。

  給柳青留下阴影的是,去年5月和8月,连续出现的两起滴滴顺风车恶性事件,这两个事件也让滴滴?#25918;?#21475;碑出现断崖式折损。

  “有滴滴员工向我抱怨?#32422;?#24471;不到尊重,甚至出门都不敢跟司机?#24471;髯约?#30340;身份,这对于整个滴滴人都是非常大的冲击。”柳青说。

  更为直接的是,经过这两起事件之后,滴滴进入了很长时间的休整期。

  顺风车事件之后,滴滴ALL IN安全,不断更迭APP。同时,滴滴公司内部组织了“安全责任落实到员工的会议”。

  “国际化原本是2018年滴滴的重点业务,但安全事故出来之后,也受到?#39034;?#20987;。”在滴滴工作的陈明说。

  而据另一位在安全事件发生之后离职的员工表示,那些直接可以带来安全类价值的业务被摆放到了高优先级,等于原来的既定目标做了调整。“之前在支撑智慧交通的员工,可能会调动到这个业务中,人少了,其它业务拓展速度自然就缓慢了。”

  为提升“士气”,滴滴每个部门每个月组织开一次会,因为有高层领导参会,所以会议名字叫“在一起”

  不过,这一年来,这个“在一起”的会议带来的更多的是坏消息,年前的会上是宣布年终奖砍半的消息,年后的会议则是宣布裁?#34180;?/span>

  “所有的福利都在裁减,原来的水果是发放到工位的,现在是每个楼道里摆一篮子,保安看着一个人只能拿一个,去晚了就没有了。”陈明说。

  这些细小的变化正是滴滴过去一年所经历的缩影。

  今年2月,36氪报道称,滴滴在2018年全年亏损109亿,司机补贴113亿元。而依据滴滴内部信所披露的显示,2018年上半年亏损达40.4亿元,下半年亏损扩大到了73亿元左右。

  安全事件发生之后,滴滴的D轮投资人开始抛售滴滴的原始股份,而此前,这些投资人都曾希望滴滴能在2018年安全?#24597;洹?/span>

  事实上,据多位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,如果不是因为顺风车的安全事件,2019年上半年,滴滴登陆?#26102;?#24066;场几乎是势在必行。

  休整的滴滴

  顺风车事件之后,滴滴进入长时间的休整期。

  去年824日,滴滴?#26234;?#20107;件中,遇害女孩的?#23376;?#31532;一时间向滴滴客服求助,但四个多小时之后,滴滴才将顺风车主相关信息提供给警方,引起巨大的争议。

  界面新闻曾披露过滴滴客服体系,因为需层层汇报,流程复杂。这也决定了当时的滴滴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去启动紧急预案。

  这一年中,滴滴尝试做出改变。

  过去一年,滴滴将安全客服升级成安全响应中?#27169;?#25104;为独立团队,专注解决安全类事件。升级后,滴?#20301;?#22686;设了安全专线,?#27809;?#36935;到紧急情况可以拨打安全专线直接联系安全响应中?#27169;?#26356;快速。“这样安全响应机制就可以形成。”滴滴客服负责人刘西帝在公开场合表?#23613;?/span>

  同时,滴滴的一线客服人员的权限也在提高。顺风车事件发生时,滴滴的客服只能逐级汇报,无法直接上升到安全中?#27169;?#36825;也就导致了流程上所需时间过长。“现在,一线客服进?#20449;?#26029;后,可以直接上升到安全响应中?#27169;?#32463;过筛选后可以启动预案机制。”刘西帝表?#23613;?/span>

  目前,滴滴客服有9000人,其中有8000人是负责接线,在这8000人中,滴滴的直营和外包客服各?#23478;?#21322;。

  官方数据显示,滴滴客服日均处理30万通电话,绝大多数安全相关进线会在10分钟内升级流转,并约在130分钟内处理完程成。

  滴滴首席出行安全官侯景?#33258;?#34920;示,2019年滴滴预计网约车安全投入将超过20亿元,安全工作团队已扩充至2548人,制定了19项安全制度。

  截至目前,滴滴出行已成立了各级安全管理委员会,负责安全生产管理工作,拥有108名安全生产职责管理者、1327名安全岗位负责人签订安全责任书,排查治理隐患103个,并设立300万安全考核?#34180;?/span>

  同时,在司机安全准入方面,滴滴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,当前平台针对司机日均人脸验证达430万人次,100%覆盖全量司机的出车验证和行程中抽检,月均人工抽检复核60万人次。从20188月起,截至目前清理了30.6万三证不符的司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警方调证方面,安全处置团队负责?#25628;?#22025;成介绍,滴滴把警方需要的信息分成了3个等级。在符合法律法规的前提下,滴滴给每个等级灵活设置了不同的调证?#20013;?/span>

  “如果?#20013;?#40784;全,平台会配合警方十分钟内完成调证工作。”据滴滴官方统计,滴滴每个月平均接到5000多个声称是警察的调证需求的电话,最终按要求上传警官证?#25484;?#20449;息的,完成调证的约为1000左右。

  还未上线的滴滴顺风车,一直在进行产品迭代,该业务线现负责人张瑞表示,未来滴滴顺风车将去掉附近的功能,仅能在常用地点之间接乘。同时,永久下线?#27809;?#38544;私信息,通过上述手段来确保真顺风。

  不过,即使滴滴多次举行沟通会,滴滴顺风车负责人张瑞也发布了公开信,但滴滴顺风车依然没有明确上线时间表——这个重要的业务依然在休整之中。

  坏消息是,顺风车这个市场却在一路向前,未曾等待滴滴。

  群敌环绕

  “滴滴顺风车出事之后,嘀嗒非常忐忑。” 一位接近嘀嗒高层的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?#23613;?/span>

  滴滴顺风车下线之后,嘀嗒的顺风车业务该何去何从,会不会也被下架,成为嘀嗒高管们最为担心的事,直到交通部进驻滴滴调查结果出来后,嘀嗒悬而未决的心?#24597;?#23450;。

  但滴滴顺风车事件对他们也产生了影响。“去年9月份,日订单量、?#27809;?#22686;长都呈现下滑趋势。”上述知情人士说,?#27809;?#23545;顺风车的安全性产生了质疑,顺风车?#25918;?#20986;现不可逆的折损,直到10月份,由于十一市场的拉动,嘀嗒的数据才回暖。

  硬?#19994;?#21478;一面是,滴滴顺风车的缺位,也刺激了嘀嗒顺风车业务数据的增长。

  “那段时间,大概有接近两百万的车主新增到嘀嗒顺风车平台排队等待审核。”上述人士说,要不要增加带宽?#20174;?#23545;激增的数据,是否要通过营销去继续做增长?这些都成为嘀嗒高管们的议题之一。

  包括在这个时间点做营销,会不会被?#27809;?#35748;为是吃“?#25628;?#39314;头”,也一直有所讨论。最后,他们选择谨慎,并没有采取营销行动去做数据拉升。

  尽管如此,由于滴滴的缺位,嘀嗒顺风车的数据还是迎来高速增长,据曾看过嘀嗒这个标的的投资人透露,在嘀嗒顺风车下线的期间,嘀嗒顺风车数据直接翻了6倍,达到70万的日订单。但嘀嗒联合创始人李金龙对这一数据?#20174;?#32622;评。

  同时,在滴滴顺风车下线的期间,这个市场也迎来了新玩家——由共享单车起?#19994;?#21704;啰出行。

  2019年春节前,哈啰顺风车业务开始试运营,并推出“共享春运”的活动。依据其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,12524号期间,参与“共享春运”活动的车主累计51万人,乘客80万。 截?#20004;?#24180;222日,哈啰顺风车车主注册量已突破200万,累计发布订单?#30733;?/span>700万。

  近期,背靠车企吉利的曹操出行CEO刘金良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曹操将发起“车友”顺风车,依托吉利的车主去做交互生态。同时,也?#24613;?#21521;社会开放,?#24515;?#36710;主。

  高德顺风车也已在武汉、广东试运营,其主打不抽成、不盈利的真公益顺风模式。

  首汽约车CEO魏东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,他们也将在顺风车领域布局。

  为什么这个充满不?#33539;?#30340;业务,玩家却趋之若鹜?

  李金龙说,尽管顺风车不是营运性质的网约车,不能抽成,但这依然是一个大规模的市场。最为关键的是,因为其规定?#39034;?#20027;的接单数量,不需要通过补贴去拉升服务数量,按照规定抽取一定的信息服务费,依然能产生可观的收入。

  此前,界面新闻从滴滴知情人士处独家披露,滴滴顺风车GMV每年环比增长50%2017年,顺风车的GMV接近200亿人民币左右,收入是20亿人民币,净利润接近9亿人民币。同年,滴滴的净利润是10亿人民币,剩下的一个亿来自代驾,2018年顺风车GMV的目标是400亿人民币,净利润20亿人民币。

  滴滴顺风车净利润曾占据了滴滴净利润的9成之多,且每年环比50%的增长,承担了滴滴的主利润来源。2017年,虽然顺风车的日订单量只有快车的十分之一,维持在200万单左右,但其GMV占据了滴滴总GMV15%

  而没有顺风车的滴滴估值也呈现下降趋势。依据今年优步提交的招股书显示,其持有的15.4%滴滴出行股权在2018年年底时价值79.5亿美元,按此推算,滴滴出行估?#28404;?/span>516亿美元。而去年8月份前,滴滴的估值高达750亿美金。

  滴滴需要顺风车。自今年3月以来,滴滴举行了多次“听证会”,商讨滴滴顺风车的相关事宜。415日,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张瑞通过官方微博、微信双渠道发布了“滴滴顺风车致大?#19994;?#19968;封信”,这也被外界解读成,滴滴顺风车即将回归的信号。

  但滴滴顺风车依然箭在弦上。

“顺风车到底做还是不做,这件事情我们内?#21051;?#35770;了很久,坦率说,不管采取多少措施,?#24049;?#38590;完全杜绝安全事件的发生,但最终促使我们下决定的,还是?#27809;?#30340;需求。”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称。

 

 
   
    关闭窗口  
中国企业联合会、中国企业家协会
地址:?#26412;?#24066;海淀区?#29616;?#38498;?#19979;?7号 ?#26102;啵?00048
中国企业联合会信息工作部 ?#38469;?#25903;持 京ICP证 13027772号
一零八好汉游戏
手机唱歌赚钱哪个平台好 大乐透5十7对照表 北京pk10高手技术分享 24张骨牌顶牛3.0 黑色沙漠劳工如何赚钱 傲视牛牛 重庆时时官方网站 刷投注刷流水套利 若努力赚钱的话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全图 pk10蜂巢团队计划官网 慈善网稳赚六肖 淘宝快3红包是真的吗 98彩票网手机登录 铁人铁胆3d胆码预测 重庆时时彩预测